第六章 气血丹-《遮天之造化神玉》

    望着那条长不过十公分,形似鳄鱼的细小生物,众人大气都不敢出,眼神中满是恐惧。

    “什么鬼东西!”

    庞博向来胆大,拎着铜匾就狠狠砸了下去。

    “你个三寸丁,眼神如此恶毒,竟害死我七个同学,我非砸死你不可!”

    霎时间,铜匾之上光华大放,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其中,仿佛一尊战神。

    叶凡见状立刻绕到另一侧堵截,古灯中的火焰犹如火龙般冲出,直奔那诡异小鳄。

    小鳄速度极快,且生命力顽强的可怕,虽被砸了几下,竟仍在千钧一发之际逃脱。

    手持佛器的众人立即纷纷围堵,试图将小鳄灭杀。

    柴信却没有参与其中,双手握着佛伞,始终保持警惕。他读过原著,深知小鳄远不止这一条,数量庞大到恐怖!

    “咔嚓!咔嚓!”

    果不其然,护罩破碎的声音接连响起。

    “别追了,都聚在一起!”

    叶凡拦住庞博,几人手持佛器挡在身前,重新聚拢到一起。

    “我读过一些古籍,上面记载了大雷音寺下镇压妖魔的故事……传说这些妖魔之中,便有一尊鳄祖!”

    柴信低声给几人讲述这些小鳄的来历,面色格外凝重。

    “大雷音寺已毁,只怕下面镇压的妖魔……”

    他话没有说完,但众人却都已经领会,顿觉一股寒意从后背直冲脑门。

    “别管那些了,挡住这些小鳄,活下去才是首要!”

    庞博大喝一声,浑身金光璀璨,铜匾猛地砸向身前。

    顿时,几道乌光被他击落。

    “妈的,跟它们拼了!”

    “拼了!”

    此时众人已经顾不上恐惧,因为脆弱的光罩开始处处破碎,数十道乌光同时在五色祭坛上乱飞!

    众人挥舞佛器,道道金光纵横,竟也灭杀了不少小鳄。

    只是数量太多,难免有漏网之鱼,不多时接连又有多人丧命!

    柴信手中佛伞早已打开,遮蔽范围最大,庇护着不少人,同时也击杀了许多小鳄。

    “咦?”

    在他击杀了不知多少条小鳄之时,忽然感到识海中的古玉再度微微震颤。

    不多时,一颗血红色的丹丸浮现在古玉之上。

    “气血丹,服之可增强些许体魄,亦可补充体力。”

    随即,脑海中又是福至心灵般涌现出一道信息。

    “这!怎么突然又冒出来个气血丹?”

    眼下正值生死存亡之际,柴信连续挥动佛伞,早有些疲累,此时看到气血丹有增强体魄、恢复体力的功效,便也顾不上纠结,直接取出服下。

    丹丸入口,立即化作一道暖流涌向四肢百骸。

    柴信只觉得好像饱餐了一顿,原本有些不支的体力竟然完全恢复,甚至更加神采奕奕。

    “我的力量提升了!而且提升了不是一星半点!”

    偌大的佛伞足有三四十斤,此刻在他手里却轻若无物,挥舞起来十分顺手,虎虎生风。

    而且,柴信能够感觉到,身上似乎附着了一层黏糊糊的物质,气味有些腥臭。若非此时情况紧急,四处都是小鳄的残肢,充斥着血腥气,只怕这股气味早被众人察觉了。

    “莫非这就是伐毛洗髓?”

    他内心有些激动,但仍保持着冷静,身手与反应极为敏捷,或许也是菩提丹的功效。

    菩提树有助人开悟,清心静气的功效,菩提丹能让人变得沉静稳重,倒也不足为奇。

    “这玩意怎么越杀越多,根本杀不完啊!”

    有人发出绝望的呐喊,因为不知何时,五色祭坛已经被密密麻麻,数之不尽的小鳄包围!

    柴信也杀了有数百条小鳄,古玉共产出了三颗气血丹。

    他已经注意到,被他击杀的那些小鳄,气血都会被抽干,最终融入古玉之中。

    古玉正是借着这些小鳄的气血之力,才炼制出了气血丹!

    不过当服下第二颗气血丹之后,柴信就已经有了种“吃撑”的感觉,再多服怕也是收效甚微了。

    饶是如此,他的体魄也已然比从前提升了很多,力量大得出奇,甚至有种能搏狮斗虎的感觉!

    “应该是体内的药力积攒到了极限,必须想办法消化掉,才能继续服用。”

    柴信虽然不懂修炼,但看过的修仙小说可不少,隐约猜测到了其中原因。

    “大家别怕,杀得越多越好!我发现了,这些小鳄的血应该有着某种力量,通过祭坛可以转化为打开星空古路的能量!”

    他看到众人渐渐丧失信心,赶紧大声喊道。

    原著有描述,五色祭坛吸收了大雷音寺光罩的能量,仍然不足以开启星空古路,只能吸纳小鳄的气血之力。

    “不错,既然是祭坛,肯定需要祭品!只要能开启星空古路,我们就还有生的希望!”

    叶凡也高声附和。

    众人仔细观察,果然发现天空中隐有一幅太极八卦图浮现,正变得越来越明显。尤其是八卦上的八种符号明灭闪耀,以繁复的顺序变换,似乎正在打开某种通道。

    正当他们重燃希望之时,大雷音寺那里再度爆发出一阵恐怖的嘶吼,同时有一道惊天动地的惨烈气息冲天而起。

    一个无法形容的庞然大物出现了,两个灯笼般的血眸在黑暗中迅速接近!

    “神话中被佛祖镇压的鳄祖,如今脱困而出,世间还有谁能抵挡?”

    众人彻底绝望,只觉得浑身冰冷。

    “哐当!”

    就在这时,五色祭坛上的青铜巨棺猛然震颤,远处正在接近的血眸顿时定住了。

    鳄祖恐怖的气息碾压着众人的意志,若非有青铜巨棺制衡,他们早已崩溃。而且难以计数的小鳄密密麻麻地袭来,始终未曾停歇过片刻。

    又有几人心神俱疲,纵然有佛器在手,却也到了极限,终于倒在血泊之中。

    其他人全都自顾不暇,根本无法救援。

    “快,先进铜棺!”

    眼看头顶太极八卦图上的符文越发明亮,闪烁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柴信知道时机一到。

    他猛地一撑佛伞,在身前划出个半圆,强盛的金辉洒落,将附近的小鳄尽数击溃,带头冲向棺内。

    “走,跟上!”

    叶凡几人紧随其后。

    众人本不愿再进那诡异的铜棺,但此时鳄祖在侧,虎视眈眈,已经没有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