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人心(下)-《遮天之造化神玉》

    “你们都瞎了么?这小子刚才可是想害死叶凡!”

    庞博气急,直接从叶凡手中夺过那人,同时又是几巴掌招呼过去,那人的脸庞早已肿成了猪头。

    “不要闹出人命,先放他下来,再商量如何处置。”

    一名女同学也开口,大学时她曾与刘云志是情侣,名叫王艳。

    整个过程中,刘云志都置身事外,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

    “刚才谢了,兄弟!”

    叶凡冷静下来,先向柴信点了点头。

    “之前你和子陵救我的时候,我可没提过‘谢’字。”

    柴信微微一笑。

    知恩图报,在他看来只是做人的本分。

    忘恩负义者,猪狗不如。

    “柴火,刚才那一记千年杀太帅了!”

    庞博这会儿也平静了些,用铜匾将那人压在地上的同时,还不忘称赞柴信。

    “低调。”

    柴信摆手,笑容很淡然。

    “庞博,你们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好好说话不行吗?先放手!”

    王艳再度出声,混淆是非的态度令人不快。

    “混账!刚才要不是柴信,叶凡已经死在风暴中了!我咄咄逼人?王艳,你这倒打一耙的功夫真是不减当年!”

    庞博刚有些平息的怒火,瞬间又被王艳点燃了,抬脚便要踩那人的脑袋。

    “你这畜生,为何要害叶凡?”

    “我刚救了你,你为何转头便来害我,总有个缘由吧?”

    叶凡拦住庞博,却亲手将那人的脑袋往外推去,已经紧贴着光罩。

    这男同学胆寒,惨叫道:“是我鬼迷心窍,放过我吧,我再不敢了!我没在古寺中找到佛器,非常害怕,所以动了贪念……我狼心狗肺!”

    叶凡听了这话,却依旧面无表情,二话不说继续将其向外推。

    “啊!是李长青!是他出的主意!”

    男同学终于吓破胆,吐露了实情。

    听了这话,庞博直接将那男生丢在一旁,提着铜匾直奔李长青。

    “四载同窗都算计,你还有没有人性?”

    说着,他便一铜匾直接将对方拍倒在地。

    柴信则十分自然地走了过去,将李长青身上的一瓶水拿到手中。

    这还不算完,他将水递给张子陵后,又把手伸向了李长青腰间挂着的渔鼓。

    “你想干什么!”

    见到保命的佛器被收走,惶恐万分的李长青激烈挣扎起来,然而在铜匾和庞博的双重压制下,却毫无用处。

    “柴信你做什么!李长青都被打成这样了,你们还把他的古器取走,岂不是要他的命?”

    始终冷眼旁观的刘云志,这时也终于忍不住了,手持金刚杵走上前来。

    出乎意料的是,就连一直置身事外的周毅,也单手托着紫金钵盂走来,劝解道:“你们都已有了佛器,不该再收走他的渔鼓,就算再多一件又有何用?”

    “叶凡,你气愤我能理解,但我们应该多点宽容。这种情形下夺走他保命的东西,这太过分了。”

    王艳语气从容,好像非常公正。

    “不错,毕竟是四年同学,理应互相扶持。不愉快的事就此揭过,柴信,快把渔鼓还给他。”

    刘云志身侧的另一名男同学也附和。

    这几人手中各持有一件佛器,现在同时开口,分量自然不轻。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柴信瞪了周毅一眼,眸中冷意森然。

    “李长青此人用心险恶,各位也都看到了。刚才唆使人害叶凡,若佛器还在他手中,各位能放心吗?”

    他此话一出,许多保持中立的人都是面色一紧。

    确实,李长青能害叶凡,也能害其他人!

    “更何况,刘云志你手持金刚杵,不也能庇护他?当然,你若不肯与他共享佛器,就让他留在我们身边,我们绝不会不顾念同学情谊!”

    这话一出,顿时噎得刘云志无法反驳,只能道:“我自然愿意保护长青,快放他过来。”

    众人望着柴信从容不迫,有理有据、侃侃而谈的模样,皆是颇感诧异。

    当初柴信在校时,一直沉默寡言,没什么存在感,想不到三年未见,居然发生了这么大变化。

    就连叶凡几人看向柴信的眼神,都多了几分赞赏。

    “柳依依,此物交给你。”

    柴信不在乎众人的目光,转身将渔鼓交给身后的柳依依。

    柳依依在原著中性格柔弱,且是个知恩图报之人,将佛器交予她,至少不必担心被反咬一口,还能结个善缘。

    “谢谢!”

    柳依依十分激动,没想到柴信会将佛器给她,连声道谢不止。

    “干得漂亮!”

    叶凡给柴信竖了个大拇指,然后示意庞博将李长青放了。

    庞博虽然不乐意,但也知道此时内忧外患,不是闹翻的时候,便又踹了李长青两脚,才将铜匾从对方身上拿起。

    见柴信将渔鼓给了柳依依,周毅等中立者也无话可说,陆续退回了原位。

    “砰!”

    就在这时,一声碎裂声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顿时大惊,五色祭坛外的光罩居然被刺破了!

    有什么东西钻了进来,化作一道乌光,“噗”地一声洞穿了一名男同学的额头!那男同学双目圆睁,仰天倒地,没了动静。

    那东西无声无息,迅若闪电,若非有光幕存在,根本不会被众人察觉。

    “莫非就是这东西,杀死了那么多同学?”

    有人惊恐大喊。

    祭坛上乱作一团,没有佛器的人纷纷涌向柴信、叶凡、刘云志等人,无论如何不肯放手。

    “嗷吼!”

    风暴中忽然响起一道让人毛骨悚然的嘶吼,连雷鸣般的沙暴都被盖了下去。

    “是大雷音寺……”

    众人听出了声响的方位,正是已经灰飞烟灭的大雷音寺所在之地。

    “莫非,大雷音寺下镇压了什么怪物不成?”

    庞博此言一出,众人立即悚然。

    但是很快,那声音又消失了,五色祭坛周围只剩下沙暴肆虐的声音。

    但众人的心却并未因此而恢复平静,都在猜想那是什么东西。

    “咔嚓,咔嚓!”

    突然,那倒地的男同学头颅中,响起一阵令人汗毛倒立的骨骼断裂声,像是在被啃食!

    不多时,一个黑色的尖锐脑袋,从额头血洞中探出,一双凶厉的三角眼,残忍地盯着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