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心(上)-《遮天之造化神玉》

    正当众人惊悚之时,王子文身上忽然传出一阵洪钟大吕般的嗡鸣之音。

    随即,璀璨的金光自其右手所持的残破铜钟内绽放,瞬间将他整个笼罩。

    “什么情况?”

    刘云志此时离他最近,见状顿时握紧了手中那柄金刚杵,神色紧张地问道。

    “刚才有东西袭击我!”

    王子文浑身金芒炽盛,仿佛穿了一件金色战衣,犹如神祇临尘。

    “不要停留!”

    柴信却低喝一声,拽了一把想要前去查看尸首的张子陵。

    “没错,先退回祭坛。”

    叶凡也拉住了庞博。

    四人脚步不停,继续往五色祭坛狂奔。

    其余众人见状,顾不上恐惧,也纷纷紧随其后。

    然而接下来短短几十米的距离,却又有几人莫名惨死,死状与最初那名女同学完全一致!

    死亡的气息在蔓延,所有人的心里都充满了惊恐,许多人早已崩溃,泣不成声。

    在众人逃命的同时,天上的光罩也在不断缩小,渐渐地已经几乎要压落在祭坛上。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死的全是没有佛器的人……”

    有位女同学一边跑,一边带着哭腔说。

    “我不想死,救救我!”

    “大家同学一场,佛器可与他人共用!”

    叶凡见状皱眉,他实在不忍见死不救。

    “不错,我们可两三人共同持有一件古器!”

    庞博向来与叶凡共进退,此时立即附和。

    “这器物本就残破,万一护不住那么多人怎么办?”

    有人面色迟疑,此言一出顿时令许多人动摇。

    “谢谢你,叶凡!”

    那女同学鞋子都跑掉了,满是泪水的脸上挤出一丝感激的笑容,同时伸出右手,想要握住古灯的另一端。

    然而就在此时,她的表情顿时凝固,随后重重摔倒在地。

    那僵硬在脸上的笑容,刺痛了很多人。

    死亡随时会降临!

    众人愈发惶恐了,柴信几人身边顿时围上了好几个人,迫不及待地抓向古佛伞、古灯、铜匾,以及念珠。

    这摆明是要抢夺,意图据为己有。

    “你们干什么?好心帮衬你们,你们却要恩将仇报吗?”

    柴信见状毫不犹豫,直接就是一脚踹出,将挤上来的一人踹倒在地。

    “叶凡、庞博,现在不是做老好人的时候,人心在这会儿比什么都可怕!”

    他皱眉低吼道。

    “说得没错,这些王八羔子,没一个好东西!”

    庞博气得大骂,他身强力壮,竟挥舞起怀中的铜匾,接连拍翻了好几人。

    “哼!”

    叶凡只是心善,却并非愚蠢,见状也冷哼一声,看似清瘦的身躯居然直接撞倒了拥来的两人。

    “好歹有四年同窗之情,别让后半生都为今日的选择而羞愧!”

    留下这样一句话,他头也不回地奔上祭坛。

    不过,他也未在阻拦几个人讨好地伸向古灯的手,因为这些人已经知道厉害,不敢再有抢夺的心思。

    “这些人要是有羞愧之心,刚才又怎会做出那种事情!”

    柴信摇摇头,低声对身旁的张子陵道。

    张子陵苦笑摇头,此时他们已经站到五色祭坛上,是最早抵达的两人。

    就在此时,眼看便要踏上祭坛的刘云志身上忽然电芒飞舞,千百道雷光衬得他犹如雷神降世。

    “刚才我被那神秘东西袭击了!”

    他吐出一句话,便再度沉默。

    走上祭坛的瞬间,他凌厉的眼神不经意间扫过不远处的叶凡,但当看到那青铜古灯同样光辉灿灿后,眼中厉芒迅速消失。

    “小心刘云志。”

    待叶凡与庞博也走上祭坛后,熟知原著剧情的柴信,便低声与几人耳语。

    几人神情一怔,随即微微点头,然后便都装作无事发生。

    终于,幸存的人在心惊胆颤中全部登上了五色祭坛。

    那九具巨大的龙尸与青铜古棺依旧横陈在祭坛上,四面八方都有微弱的光华在凝聚而来,没入祭坛基座中。

    “光罩的消失,似乎是在为开启祭坛积聚能量。”

    柴信想起原著中的描述,沉声说道。

    叶凡几人点头,觉得应该就是如此,因为五色祭坛的光华渐盛,显然如在泰山的那座一样,正在打开星空古路。

    “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上学时就是刘云志的狗腿子,方才还是叶凡护住了他的性命,现在却又与刘云志凑一块去了!”

    庞博记着柴信的提醒,一直注意刘云志的动向,此时看到对方身旁不知何时聚拢去的几人中,多了一个刚才还在自己这边的面孔,顿时气愤不已。

    “早就说了,他们哪有羞耻之心。”

    柴信一脸淡定地耸耸肩。

    叶凡则笑了笑:“我救他们,只求心安而已。”

    五色祭坛的能量积聚持续了一段时间,光罩越来越薄弱,随时会彻底消失。

    众人后退,生怕被外界的风暴卷走。

    那个被庞博说忘恩负义的男同学,趁机又悄悄挪了回来。

    突然,他一把伸向叶凡手中的青铜古灯,另一只手则猛力推向叶凡!

    这家伙不但想抢走青铜古灯,还想置叶凡于死地!

    柴信对此早有所料,在那人出手的瞬间,便一把抓紧了叶凡的胳膊,同时另一只手握着佛伞,毫不留情地戳向那人的腚沟!

    任何人的后门被偷袭,都会痛不欲生,更何况柴信这一下可是结结实实,没有丝毫留手!

    “啊!”

    那人惨呼一声,手上的力道顿时减弱。

    叶凡身为圣体,虽然未曾开发,但力量仍非常人可及,此时缓过神来,抬手一把掐住了那人的脖子,竟将之整个提了起来!

    “畜牲!这么快就忘了刚才是谁与你共用古灯,庇护你的狗命,安全登上祭坛吗?”

    庞博反应过来,向来性烈如火的他,气得七窍生烟,怒骂不止。

    他骂着觉得不解气,便伸出蒲扇大的右手,在对方脸上左右开弓地扇了好几个耳光。

    李长青见状,赶忙上前劝解:“大家四载同窗,不要这样,叶凡你们快放手!”

    柴信在一旁看得分明,这家伙刚才还围在刘云志身旁,偷袭叶凡的主意,这几人只怕都脱不了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