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帮他填坟-《末世重生后,被大佬宠成小娇软》

    “厉岩霆他根本不爱你,他如果爱你,怎么会舍得让你出来工作?”

    段展烽拉扯着禾笙的衣袖,说什么都不肯放禾笙离开,不一会儿,就引来了许多人怪异的目光。

    尤其段展烽还是避难城有名的四级异能者,一进医院的时候,就受到了不少的关注。

    但禾笙并不想跟段展烽扯上关系,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段展烽见禾笙还在躲着他,立刻拿出杀手锏:“他对你就是占有欲罢了,笙笙你难道真的爱上他了?你忘了你父亲是……”

    他说别的什么禾笙都能忍,但他唯独不能提起父亲,他不配。

    禾笙开口打断了段展烽:“你到底要干什么?”

    “笙笙,我心疼你。”段展烽说。

    赵薇薇面露着急,她可不想再没有饭吃了:“禾笙,我们真的该走了!”

    “来了。”禾笙转过身把自己的手臂从段展烽手里拽出来,见他还是不依不饶,想了想说道,“你如果真的有事,到楼顶阳台上说,不要耽误我工作。”

    这么多人都看着他跟自己去了楼顶,也不怕他突然对自己动手。

    就这样,一行三人奇怪的组合来到了阳台。

    楼顶阳台上摆放着很多用来晾晒纱布的铁架子,上面随风飘荡着一些白色的纱布和一些衣服。

    她们先是收了已经晾干的纱布,然后在水龙头那边接了水,坐在小凳子上洗了起来。

    坐下之前禾笙留了个心眼,把自己用来防身的枪放在了方便取用的位置,以防段展烽忽然失心疯。

    纱布上的血污很不好清洗,她们能用的清洗剂又少得可怜,只能反复地搓洗。

    段展烽一直跟在禾笙身边,看着她收衣服,洗纱布。

    原本以为像禾笙这样的大小姐,干体力活肯定会吃不消,顶多洗两下做做样子。

    等她不耐烦、嫌累,从而埋怨厉岩霆的时候,就正是他表现的时机了。

    可是段展烽等了半天,非但没有等到禾笙的埋怨,禾笙还和旁边的小护士聊了起来,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这种被无视的感觉很久没有过了,段展烽心里感到憋屈愤怒,但一想到禾笙能给他带来的好处,一切都可以忽略。

    于是他走到禾笙身边蹲下身,双手搭在了禾笙面前的盆边缘:“我来帮你。”

    “厉岩霆不心疼你,我心疼。”

    段展烽这话说得像个怨妇。

    禾笙松了口气,天知道她刚刚差一点就把枪拔出来给他射个对穿了。

    段展烽说着,催动出几条绿色的藤蔓自双手掌根部伸出,伸进禾笙面前的洗衣盆,胡乱地搓洗起来。

    一旁的小护士赵薇薇直接看傻了眼。

    禾笙被迫收回了手,看着段展烽操控着藤条在盆子里折腾。

    这时,她也想明白了段展烽的目的。

    这人从来都是无利不起早,如果自己对他没有利用价值,他不可能放下之前的梁子和高高在上的架子,来讨好自己。

    禾笙端坐着看着这人,心里盘算着再坑他一次的可行性,这一次直接坑入土,帮他填坟。

    “微微,我看他洗得挺来劲的,来把你那盆也给他洗!洗完了我们好早点去吃饭。”禾笙故意刁难,摆出大小姐的脾气来。

    “这样不好吧。”赵薇薇知道眼前的异能者是谁,她哪敢支使大名鼎鼎的四级异能者帮她干活啊。

    “有什么不好的,我看他喜欢干这个。”禾笙说着,直接站起来把赵薇薇的盆子拖了过来,将两个盆子并排放在一起。

    “洗三遍,洗到没有血渍为止,能做就做,不能做赶紧走,别在这打扰我们。”禾笙不客气的说道。

    段展烽这人脑回路清奇,认定了他把禾笙骗得团团转,也认定了禾笙对他感情深重,磐石不可转。

    所以禾笙越是对他态度恶劣,他就越能理解成是禾笙在气他没有带走保护她,故意闹脾气为难他。

    “我能。”

    段展烽顿了顿,听语气有些低声下气似的,像是在无奈,却宠着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

    “禾笙,厉岩霆都不肯多花十颗晶核换你自由,他根本就不关心你。”

    段展烽一边洗着,还不忘策反禾笙,“你别被他骗了,你应该明白只有我是真心对你好的。”

    “段展烽,那天你还说要杀了我呢。”禾笙站起来倚在一旁的水泥桩上,段展烽看不到的位置,摸上了别在腰带上的枪。

    在一旁的赵薇薇,正因为支使了四级异能者帮自己洗纱布这件事而惴惴不安。

    忽然听到了禾笙这么一句话,她差点吓得从小板凳上掉下来。

    段展烽的动作明显一顿,下一刻他还是恢复了温和的态度:“那天的事情,我真的气疯了。”

    “你站在厉岩霆那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他一起对付我,我心里真的很难过,我以为你跟他在一起了。”

    段展烽说道:“是个男人,在那种情况下,都会被气疯的。”

    “那现在呢?不想杀我了吗?”禾笙冷着声音,好像这件事一直是她心里的尖刺一样。

    “后来我就想明白了,那天厉岩霆一直抱着你,一定是他在威胁你。仓库里的假物资,也是他安排的,你根本不知情。”

    段展烽抬起头看着禾笙,目光十分真挚。

    “后来你甚至冲过来救我,我就明白了,你不想我落在他们手里,你是被迫的。”段展烽说。

    段展烽自我攻略的能力再一次刷新了禾笙的认知,这玩意儿确定脑子真的没问题?

    “可是你用藤蔓缠住了我的脖子。”禾笙说到这的时候,声音明显有些哽咽,但被她极力控制着,不愿外露。

    “我是在救你!”段展烽听出了禾笙声音里的软化,赶紧趁热打铁,“当时那么混乱,我如果不拉住你,你冲过去一定会被厉岩霆伤到的。”

    “禾笙,我一直很想你,想你过得好不好,想你……”

    “行了。”你可别想我了,我想吐了。

    禾笙打断段展烽的话,对自己的猜测更加笃定。

    这次自己能给他带来的利益一定十分可观,能让他这样低三下四的来说瞎话哄自己,更别提还有个旁观者在场。

    “你洗完之后把纱布晾好,我们等着用呢。”禾笙背过身去假装抹了抹眼睛,然后拉着赵薇薇离开了楼顶。

    赵薇薇慌慌张张地跟上,只留下段展烽留在原地,对着两盆纱布面色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