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失忆还是失心疯-《末世重生后,被大佬宠成小娇软》

    红裙女郎名叫绒绒,是避难城中有名的擂台女郎,但实际上她并不只是擂台女郎,更是整个广场明面上的经营者。

    她背后的人是乔化,也就是徐可为的副手,避难城的二当家。

    “乔化跟我们连面都没见过,搞这么一出是干什么?”流风点出问题的关键,“会不会是徐可为授意?”

    禾笙打了个哈欠,恋恋不舍地从厉岩霆的怀里出来:“不想当老大的老二,你见过吗?”

    “呃。”流风一愣,他倒是还没往这个方向想。

    如果乔化跟徐可为并不像传闻中的那样和睦,那么二把手为了私利拉拢新来的强者,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绒绒没有缠着你负责,就先静观其变,总会有人坐不住的。”禾笙对大昆说道。

    大昆闷着头应了一声,搓着脸看着十分恼火。

    大概任谁被人这样算计了,心里都不会舒服。

    禾笙送厉岩霆等人离开去出外勤,自己简单收拾了一下,挑了没有味道的食物作早饭,然后把剩余的藏好,这才换上衣服出门。

    根据避难城的规定,异能为攻击属性的异能者,全部编入外勤队和护城队。

    这两个大队定期互换轮值,在外找到的物资要全部上交。

    异能者每月末缴纳例份,每人五枚晶核,即可领取统一发放的基本物资和食物。

    而如果异能者能力足够强,手里有裕富的晶核,就可以作为流通货币,在避难城中获取更多紧俏的物资。

    对于普通劳动者,他们需要完成繁重的工作,一切衣食住行,皆由避难城统一安排。

    说白了,也就是统一的住处和不足量的大锅饭。

    而他们之间也实行积分制度,做得多积分越多,凭借积分可以在管事手里换来晶核,作为自己的货币使用。

    末世初始时,因感染者求医,最先受难的就是医院,能够幸存下来的医务工作者数量很少,医疗资源变得十分宝贵,医生的待遇也相对较高。

    所以禾笙在医院的情况要比普通劳动者好上一些。

    禾笙到医院时正是最清闲的时候,她向负责人说明情况后,领了一件白衣,就跟大家凑在一起闲聊天,打探情况。

    前世被带入避难城后,因为没有人护着她,她是跟其他普通的难民一样,被集中带到后院,按需分配的。

    而她被分配的地方,正是现在这间医院。

    这间医院一共有十几个医生和护士,简单地分成两个组,轮值黑白班,关系还算融洽。

    “你们听说了吗?昨天广场那个傻大个的擂台被人打赢了!”一个小护士从外面风风火火地跑回来,兴冲冲地分享着自己刚刚得到的消息。

    一个年轻的男医生接过话来:“听说了,还听说对方是金属系三级异能者,越级挑战,简直神了。”

    一屋人顿时就着这个话题聊了起来,禾笙安静地听着,从中分辨有用的信息。

    “还有个更劲爆的消息,昨晚上火狐狸绒绒,被那人给睡了。”男医生说到这里,竟然露出了一脸神往。

    “你别乱说了。”小护士像是对男医生的话有些反感,语气也有些冲,“小心被人听到,吃不了兜着走。”

    禾笙故作疑惑地看了过去,男医生顿时面露得意,被美女关注的满足感,足够让他生出更多的表现欲。

    “你怎么知道的,这消息可靠么?火狐狸可是乔化乔主管的人,谁敢动她啊?”另一人问道。

    “我兄弟昨晚亲眼看见的!”男医生一拍大腿,再看禾笙认真听他说话的样子,更来劲了。

    “昨天他们外勤队收了个大库,晚上去广场庆功,亲眼看见绒绒小姐给那男的跳舞,全场都嗨了,就那男的像根木头。”

    “后来有人看见绒绒带着他回家了,你说,孤男寡女深更半夜共处一室,还能干什么?”

    禾笙在一旁戳着下巴看向窗外,心说还能各睡一个房间,做礼貌的室友,最多接个腻人的吻。

    这个男医生所说的,正好能够侧面印证了她今天早上的猜测。

    这件事里,大昆是被动的,而那个名叫绒绒的擂台女郎,才是主动接近的一方。

    她想要干什么呢?

    这个问题,也许只有见到这位绒绒小姐,才能揭开谜底。

    其他几个人的话题转换得飞快,禾笙时不时插入几句,引着他们往自己想要了解的方向聊。

    一晃过去半个上午,门口忽然有人拉响了铃铛,这是异能者重伤就医的提示铃,几个人连忙站起来,各自去做准备。

    禾笙跟着其中年纪最大的那名男医生,做他的副手。

    她并不在乎能不能拿到更多的物资或是积分,现在对她而言,更多有用的信息才是最重要的。

    这名医生资历最老,能接触到的异能者,在避难城的级别也就越高,更容易打探到一些隐秘的消息。

    送来的异能者是外勤三队的人,正好是大昆编入的队伍,送来的时候腹部裂开了一个大口子,看上去像是丧尸的抓伤。

    紧急抢救完这名异能者后,禾笙正要跟小护士一起到楼顶去洗纱布,刚抱好了一盆染血的纱布出门,就在门口看到了一个不速之客。

    “笙笙。”

    是段展烽。

    禾笙愣了一下,立刻防备起来:“你来干什么?”

    来打击报复?

    现在这么多人看着,他应该不好动手。

    然而,出乎意料的,段展烽的态度却很温和,像是完全忘记了之前发生过的事情似的,走上前来想要去拉禾笙的手。

    “厉岩霆就是这么照顾你的?”段展烽皱着眉,好像是在心疼谁。

    禾笙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听见这个问句,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到底是失忆了,还是失心疯了?

    自己都那么坑他了,他还能这么和颜悦色?他什么时候心态这么好了?

    “你有事吗?”

    禾笙摸不准段展烽到底要干什么,但大庭广众之下,未避免落下口实,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敌意。

    “禾笙,我们该走了。”跟她一起的小护士赵薇薇提醒了一句。

    这么多纱布,洗不完赶不上午饭的时间,就要饿肚子。

    “嗯。”禾笙点头,抱着盆往旁边挪动了,对段展烽说,“麻烦让一下,我们要去工作了。”

    段展烽满脸心疼似的拉住了禾笙的胳膊:“笙笙,我去找徐董,我用晶核把你换回来,那样你就不用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