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献祭仪式-《战锤:开局就是灭世危机》

    站在一旁,手持力场权杖的沙罗面露微笑。

    为自己主君布局的计划顺利而感到由衷的高兴。

    一场完美的阴谋是献祭给万变之主最好的礼物。

    唯有马格努斯才能进行如此完美的布局,将他的原体兄弟玩弄于鼓掌之间。

    马格努斯没有在意自己部下那尊敬,充满崇拜的眼神。

    他把玩着手中的以太法球,独眼中流露的得意之色越发浓重。

    他已经能够想象得到基里曼因为法罗斯灯塔的失守而抓狂的样子了。

    “将幸存的人类抓来,我们需要这些尸皇的奴隶来进行一个足够强大的仪式。不要让那些该死的蠢货恶魔全都杀了。”马格努斯低声说。

    “明白,大人,我立刻去办。”法罗和其他巫师走了出去,去为即将到来的仪式做准备。

    吩咐完手下做事后,马格努斯通过自己的强大的灵能,继续观察着法罗斯的情况。

    这个计划是如此的完美,让他不舍得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他知道基里曼为了保护法罗斯上的那个特殊灯塔,将圣人-塞丽斯汀,黑色圣堂元帅-阿玛瑞奇,灰骑士导师-克洛维都调配了过去。

    这样的军力配置,足以对抗亚空间大魔级的存在。

    就算是自己,也很难在短时间内从外围直接攻破,可以说是坚如磐石。

    马格努斯也没有正面对抗的打算。

    要知道一个坚固的堡垒,最好的办法就是从里面开始腐化。

    种子已经种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等待它的生根发芽。

    .............

    瓦伦所居住的总督府占地面积辽阔,装饰豪华。

    走廊铺着一条质地精良的红毯,踩上去软软绵绵的。

    墙壁四周都是名贵的字画和雕塑,还有各种收藏的工艺品。

    这些艺术品可都是顶级艺术大师的心血制作。

    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

    亚克跟随着总督一路深入,走过了改造机奴正在修缮培育的花园。

    花园很大,相当于一个高尔夫球场的规模。

    毕竟当了两个多世纪的行星总督,哪怕瓦伦再清廉,这点财富还是有的。

    瓦伦最终将亚克带入到了位于府邸深处的大厅中。

    这里十分的隐秘,没有什么人过来。

    瓦伦伸手触碰开关,安装在大厅上方的奢华的水晶吊灯放射出柔和的光芒驱逐了黑暗。

    机械的嗡鸣声在隐秘的角落响起,排气口的风扇转动了起来。

    沉闷污浊的空气被排放出去,新鲜空气从通风口被输送进来。

    温度也被调整得更更好。

    “大人,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亚克不解的问,他看向自己尊敬和崇拜之人,语气中满是困惑。

    “我需要你的帮助,法罗斯也需要你的帮助,亚克。”瓦伦看着年轻,帅气的亚克,语气肃穆。

    曾几何时,他也曾这般年轻过。

    年轻是一件好事,代表了活力和青春。

    “那我应该怎么做?”亚克问。

    “闭上眼睛。”瓦伦说。

    亚克没有丝毫的防备,瓦伦统治法罗斯已经两个半世纪了。

    无数的人都在歌颂他的功绩,他是人们最尊敬的人。

    在法罗斯,除了帝皇,除了原体,瓦伦已经成为了第三个信仰。

    “对不起。”瓦伦低声说,随后手一划,顷刻间就划破了亚克的喉咙。

    亚克感受到喉咙的疼痛,他睁开了眼睛。

    看着平生最尊敬之人的手中握着谋杀他的匕首。

    鲜血从锃亮的匕首上滑落,晶莹剔透,就像是一粒粒完美的血玉。

    为什么??

    亚克伸手去捂住自己喉咙上的伤口,温热的鲜血喷涌而出,迅速从他的指缝中渗出去。

    年轻,充满活力的眼睛中充满了被背叛的痛苦。

    他不明白,为什么令人尊敬的瓦伦要这样做。

    “为了帝国。”瓦伦轻声说,“我很抱歉,但是我必须那样做。为了更伟大的目的,些许的罪恶算不上什么。”

    亚克没有第一时间死去,他看着瓦伦拿出了一本没有封面的书,在上面翻找。

    随后,蹲伏在他的身边,把书放在一旁,按照上面的繁复图形在他的身躯上描绘着什么。

    “他背叛了我们。”

    亚克的脑子因缺氧而失去思考能力,最后他的想法仅剩下了这个。

    为什么??

    为什么要背叛??

    亚克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那双眼睛似乎在质问着瓦伦,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为什么要背叛帝国,背叛人类。

    瓦伦没有在意那双眼睛,自顾自的描绘着混沌符文。

    三个圆环围绕的八芒星,以及古老,早已失传的尼恩文字。

    刻画完成后,瓦伦按照书上古老的祭祀文字开始念诵起来。

    大厅内的水晶灯闪烁了一下,温度骤然降低。

    一股刺骨寒风从某个未知角落吹来。

    风中混杂着怪异的低语,像是扭曲的生灵在邀约瓦伦走向永恒的世界。

    瓦伦强忍心神,继续按照书上的记录开始颂念。

    灯光越发闪烁,地板凝结薄霜。

    阴影在角落中堆积,尖锐的笑声响起,令人不寒而栗。

    瓦伦的内心涌现恐惧,他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

    可事到如今,也没有回头路了。

    随着最后的祷文落下,阴影中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低语声,愚弄声混杂在一起。

    似乎有千万人在呐喊,又似乎是一个人呐喊出了千万个声音。

    黑色的旋风裹挟着燃烧的灰烬,围绕着亚克的尸体在盘旋着。

    一切达到了高潮,随后又快速低落。

    当尸体消失后,寒冷退去,低语消失。

    这一切似乎从未发生过。

    按照仪式走完了所有的流程,瓦伦才颤颤巍巍的合起了书。

    亚克的尸体已经消失不见,唯有地毯上残留的血迹证明他存在过。

    一股暖暖的热流出现在瓦伦的体内,让他感觉自己的年迈身体内再度充盈着力量。

    仪式成功。

    牺牲了亚克,他重获精力。

    “赞美帝皇,你的牺牲是有价值的,亚克。”

    瓦伦低声说了一句。

    “我会更加虔诚的为帝皇效力,更加虔诚的为原体办事。”

    说完这句话,瓦伦收拾好东西,将那本记录着禁忌巫术的书籍锁起来,他发誓自己绝不会再动用这本书。

    又虔诚忏悔了一番后。

    瓦伦便让一位负责清理的机仆来清理地毯上的血迹,将亚克最后的痕迹抹去。

    安抚亚克的家人并不是什么难事。

    对此瓦伦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

    没有丝毫的纰漏。

    ..................

    法罗斯要塞。

    “这是异形的科技,原体在走一条十分危险的道路。”黑色圣堂大元帅阿玛瑞奇看着面前,耸立云端的钢铁高塔的语气充满了厌恶。

    “可我们别无选择。”全身被改造成机械的机械贤者瑞古拉说。

    他的全身都是机械,体型庞大,丝毫不逊色于一台重型坦克。

    只能使用反重力悬浮装置和液压机械义肢来维持行走。

    粗大的缆线连接着众多武器和用于研究的勘探设备让他看起来十分的臃肿。

    机械贤者考尔委托瑞古拉前来调查法罗斯灯塔,并将相关数据发送到马库拉格。

    “研究的成果如何。”阿玛瑞奇压下心中的厌恶。

    “这是机密,而且你们的任务这是守护灯塔,而不是去了解它。”瑞古拉的声音通过内置在腹部的发声器发出,拒绝透露任何的信息。

    阿玛瑞奇皱眉,“我连知道自己守护什么东西的权利都没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