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今时不如往日-《诸天:从四合院治禽开始》

    “了不得了,进贼了,大家快过来看看吧,咱们大院里进贼了!!”

    阎埠贵把少了两个轮子的自行车提到院里,然后扯着嗓子大喊。

    这个时候,大家都准备外出上班,走到前院看见大喊大叫的阎埠贵后,也就过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昨天晚上,我把自行车车锁在屋外,没想到早上起来,自行车竟然不见了……最后被我大门外的墙边儿上找到,可是却少了两个轱辘……”

    说完,阎埠贵给大家展示了一下仅剩车身框架的自行车。

    杨庆这时也和丁秋楠一起出门上班。

    看见阎埠贵少了两个轮子的自行车后,杨庆忽然想到原剧情中似乎也有这么一出,傻柱为了报复阎埠贵收礼不办事,就偷了他的一个车轱辘,拿到修车铺去卖了。

    傻柱最近和阎埠贵有什么矛盾吗?杨庆不清楚,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给傻柱找点麻烦,让他和阎家的掐一掐,也好给这大院里添一些热闹。

    “叁大爷,你会不会是得罪什么人了?”杨庆问道。

    “没有,好好的我怎么会得罪人!”阎埠贵说。

    “你看,小偷既然能把你的自行车搬到外面去,那他为啥不直接偷走整辆自行车?难道他觉得两个车轱辘,比一辆整车更值钱?”

    “这说不通,所以在我看来,这个小偷的行为,似乎更像是对你不满,想要报复你一下。”

    通过结果倒推原因,杨庆很轻易的就引导了阎埠贵的思路。

    “傻柱,一定傻柱干的!”

    阎埠贵回想了一下,发现自己这些日子以来只得罪过傻柱,自己拿了他的好处,却没给他办事,所以就被他恨上了……不过,他又是怎么知道我没和冉老师说呢?

    就在这时,傻柱也拎着饭盒,往前院来了。

    “哟,壹大爷,叁大爷,你们这是在开早会?”

    傻柱笑着说。

    “傻柱,是不是你卸了我的车轱辘?”

    阎埠贵一把抓住傻柱的胳膊,语气严肃的问道。

    “叁大爷,话可不能乱说,我傻柱好端端,偷你的车轱辘干嘛!”

    傻柱倾着身子看了一眼自己昨晚的杰作,然后一脸无辜的说道。

    “这……真不是你偷的?”

    目光紧紧盯着傻柱的脸,阎埠贵没有看到哪怕一丝的异样。

    这下,他可就没有头绪了。

    除了傻柱以外,阎埠贵实在想不到自己近来和谁有过矛盾。

    “难道是许大茂?他恨我给他们夫妻两个起草离婚协议?可这说不通啊,离婚是他们两个自己要求的,跟我可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杨庆若有所思的看了傻柱一眼,给阎埠贵提了个建议:“叁大爷,实在找不到的话,你就去派出所吧,那里的同志肯定会帮你找的!”

    “对啊,这可是严重的盗窃行为,我得赶紧去报案!”

    阎埠贵说着就准备回屋叫上大儿子阎解成,然后两人一起去派出所。

    见阎埠贵要动真格了,傻柱心中暗叫糟糕。对于提议报案的某个杨姓医生,他这会儿也是恨上了。

    易中海看向傻柱,却发现他也在偷偷的看自己,目光交汇之下,一切尽在不言中。

    傻柱啊傻柱,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你怎么老是犯浑呢!

    易中海心累不已,对傻柱以后能否给自己养老更加的没有信心了。

    然而尽管如此,在没有新的合适的养老人选之前,易中海还是不得不替傻柱擦屁/股。

    “老阎,你先别去报案,我觉得这件事可能还有些隐情,说不定还真就是我们大院里的某个人干的,我替你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个人,给你把车轱辘拿回来!”

    易中海劝道。

    “……万一发现真的不是我们大院里的人偷的,到时候我再报案,可能就已经迟了!”

    阎埠贵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

    “这样吧,如果今天我没有给你找到车轱辘,那我就出钱给你买两个先用着,同时你也去报案,等找到小偷拿回原配的车轱辘后,你再把我买的车轱辘还给我,让我去卖钱……”

    易中海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

    “去年发生了不少事,让我们没能评上先进。今年我们要吸取教训,争取重新成为先进,所以如果这事真的是咱们大院里的人干的,到时候被抓进去,我们大院也就是出了个贼,那今年的先进肯定又是甭想了!”

    “壹大爷的话有道理。”

    “没错,要是今年咱们又拿不到先进,那可就太说不过去了!”

    “叁大爷,就这么办吧……”

    除了傻柱立刻表示支持以外,还有不少围观的邻居都表示赞同这样处理。

    就在傻柱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已经蒙混过关的同时,杨庆忽然开口了。

    “壹大爷,我同意你对这件事的处理方法。但是,如果小偷真是咱们大院里的人,那除了跟他要回叁大爷的车轱辘以外,要不要再对这个小偷做一些处罚呢?毕竟这可是重大的犯罪行为,要是就这么放纵小偷,恐怕他以后还会干出这种事!”

    杨庆刚说完,阎埠贵立刻接着说道:“对,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小偷,除了把两个车轱辘还给我之外,还要再赔我三十块钱!”

    你特么的怎么不去抢啊?

    傻柱心中愤愤,你个阎老抠收了我的礼,却不给我办事,现在还要让我赔这么多钱!

    还有杨庆,这事跟你有个毛关系,你特么的早点送你老婆去上班得了,干嘛在这里啰哩叭嗦,给阎老抠出馊主意。

    易中海深深看了杨庆一眼,感觉他好像也知道是谁偷了阎埠贵的车轱辘。

    “杨医生说的没错,刚才是我考虑不周了,小偷确实应该要处罚!老阎既然已经说了自己的条件,那我如果找到了小偷,一定会劝他接受处罚,拿三十块钱出来作为赔偿。”

    如果是以前的傻柱,三十块钱对他来说,其实并不算什么。

    但是今时不如往日,在掏空身家和贾张氏恋爱结婚,没几天又借了上百块给她离婚补偿,最近工资又在半年内减半后,傻柱现在实在是拿不出这些钱了。

    他只能用老办法,跟一个月工资九十九块钱的壹大爷伸手。